课外辅导百科

广告

拒收那样的孩子,良心何堪

2012-03-05 14:30:17 本文行家:高穹

当开学那天,一年级老师问我,这学期孩子里有没有那样的孩子时,我心知肚明她要问的是什么。当她听我说这学期没有时,眼睛不由一亮,忙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“这样好啊,省心了不少。”她如实说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  早春的萧杀不次于冬的凛冽。尽管此时阳光毫无吝啬地用它丝丝热情舔食着午睡中的孩子。但寒气仍不遗余力地挤进窗隙,在那里形成一个流动的窗口。伴随着叫嚣声,有恃无恐地传递着一抹春暖乍寒的信息。

 

   窗台上那两盆兰草,经过一个漫长的寒假,在好友的照顾下仍绿意盎然,春似乎早早驻足了她这里,茎叶间攒动着春的生机。

   

    我重新回到了这方熟悉的天地里,守着天真和烂漫,将心情铺展在字里行间中;候着绿意和春光,将感念糅杂在念念碎碎中。生命因此有了守候的契机。

 

    一声闷响将我从混沌的睡梦中扯回到现实中来。仅在短暂的十分钟左右的尺壁寸阴里,我完成了一场纷繁的梦之旅。尽管那个声响来得恰是时机。那一刻大脑没经过任何思维处理,直接的我将目光锁定在那个女孩身上。

 

    这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。她小名叫雪儿,6岁,也是这个学期刚转到我这儿来的新生之一。我望向她时,她正用怯怯的目光望着我,而且目光不躲不闪。手里的文具盒高举在半空中,不升不降,聚焦般僵在那里。圆圆的小脸上却绯红了一片。我的厉色随之目光的交错,逐渐温暖起来。较之昨天,今天她有些变本加厉,同是在午睡时间,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,故态复萌。面对这样一个自主行为和意识形态不受控制的孩子,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。

 

   我朝她走了过去,她见状慢动作地收回了高举的胳膊。那双好看的眼睛却一刻也没离开我。脸蛋仍是红红的。

 

   “小朋友们都在睡觉,你为什么不睡啊?”我贴近她,轻轻地问道。

 

   “、、、、、”她无语,仍看着我。

  

   “你若不睡觉,不要弄出声响来。不然会吵醒小朋友的。”我帮她将文具盒放回了书桌里。

 

    “、、、、、”她仍无语,怔怔的望着我,眼神纯纯净净的,没有任何附加神色。

 

   “听懂了老师说什么了吗?”我又问。

 

   “、、、、、”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。

 

   “不要再弄出声音来,听明白了吗?”

 

   “、、、、、”这回她点了点头

 

   我摸了摸她的头,轻轻走回自己的天地里。但我没有停止对她的观察。她仍在看着我,见我也在瞅着她,慢慢的她将目光移开,又不自觉地摆弄起手里的东西来。只是这次小心翼翼的,不论什么东西都轻拿轻放的。

 

    当开学那天,一年级老师问我,这学期孩子里有没有那样的孩子时,我心知肚明她要问的是什么。当她听我说这学期没有时,眼睛不由一亮,忙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“这样好啊,省心了不少。”她如实说。

 

   从教10多年来,确实每年都会遇到智障的孩子。但这样的孩子,在家长的眼里仍把他(她)当做正常的孩子送来上学。作为老师的我难以拒绝,尽管面露难色,但仍无法抗拒那束束企盼而信任的目光。我不知收留这样的孩子是对是错,因为他们的与众不同,会给我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工作上麻烦和思想负担。但这样的孩子最终还是安安全全,健健康康,高高兴兴地从我的世界里走出,进入小学堂。面对今天这个女孩,我满可以拒收,但实在于心不忍。我不知道,从我这儿走出后,哪个正常的幼儿园会收留这样行为语言不受约束的孩子?但这个女孩,不太好动,除了语言障碍,行为缓慢外,还算听话的那种。现在她还一直靠一种苯巴比妥的药物来维持她的病情。据说这种药物起镇定、抑制的作用,但却能进一步伤害到孩子的大脑,让她越来越愚笨。但家长说,目前没有别的药物可以替代治她的病。

 

    面对这样的孩子,因为同情,我只剩下道义和责任。

 

   我再次望向她,雪儿,我似乎感受到了她在那片纯净的世界里,正手舞足蹈地迎着春天走来。

 

 

分享:
标签: 面对智障孩子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高穹创办课外辅导班已有数十载。每年的寒暑假都要招收欲参加课外辅导的学生,以各种辅导形式给以答疑解惑,传授知识。孩子们通过课外辅导班的学习,成绩有了显著的提高。也深得家长和学生的认可。所以也日积月累了许多辅导经验,与大家在此共飨。

行家更新